• <dd id="4a949"></dd>

    1. <th id="4a949"><pre id="4a949"><dl id="4a949"></dl></pre></th>

      1. <em id="4a949"><acronym id="4a949"></acronym></em>
        <em id="4a949"></em>

        <button id="4a949"><acronym id="4a949"></acronym></button>
      2. <dd id="4a949"></dd>

        科技哲學視野下的科學社會學
        來源:中國科學報 更新時間:2020-08-13

        從第一次全國性研討會即1984年的“廈門會議”算起,科學社會學這一璀璨于歐美的學科舶來中國已近40年時間了。遺憾的是,系統述評這門學科的專著卻并不多。去年年底山東大學教授馬來平出版的《科技哲學視野下的科學社會學》,可謂近期本領域研究的一部佳作。

        本書的前半部分從19世紀中葉興起的知識社會學談起,循根達杪地全幅觀照了科學社會學的學脈:由科學社會學的默頓傳統與貝爾納傳統,到科學知識社會學(即西歐社會建構論,簡稱SSK),再到齊曼的后學院科學論,一路講到SSK最前沿的科學話語分析模式。作者細致梳理了科學社會學各流派的時代與理論背景,剖析了各自的學理衍變、理論貢獻、先天缺陷以及現實困境,澄清、回應了學界對諸流派思想的誤讀與批評。

        在清晰明快的邏輯指引下,讀者得以跨越那些“最易引起混亂的誤解”造就的一條條鴻溝,全面深入地讀懂、悟透科學社會學在“科學與社會互動關系”(更深一層次講,即科學的自主性與社會性的互動關系)這一基本問題研究上的思想演進。

        這部學科專門史研究的佳作,某種程度上起到了整理、導讀乃至述評科學社會學核心文獻的作用。對科學社會學從業者特別是青年學者而言,它不僅是一部系統完整的學科專門史,還是一部不可或缺的學科實用工具書。

        默頓學派從科學規范、獎勵制度、社會分層、交流系統等多維視角“盡展科學自主性的豐富內涵”。SSK則把默頓與貝爾納學派未說清楚的科學的社會性“貫徹到底”,聚焦于科學知識的微觀層面??少F的是,作者并未將視野僅僅留駐于理解的層面,而是秉持“接著說”的理論自覺與自信執兩用中,以推進“科學的社會性和自主性的契合”為己任,意圖實現對歐美科學社會學傳統的嘗試性超越。

        自1979年師從舒煒光先生以來,馬來平始終將“理解科學”作為自己科研的初衷與核心關切。本書雖主體講的是科學社會學,但是更進一步講亦可視為作者40年來在“理解科學”這一元問題上進行理論探索的一次集中展示。

        作為人類這一物種延伸的表現型,科學最初混淪于原始宗教中,作為人類駕馭自然的一種力量或工具而存在,17世紀拓展為一種典型的、發達的和高級的認識活動,層累為系統化的真理性知識,繼而演化為一種先進的和完善的社會體制。

        本書立足于科技哲學的視角去提煉、篩選科學社會學流變中那些經得起經驗研究考驗的精華理論,力圖還原一幅多面體的、完整的、真實的科學形象,進而為自然辯證法的學科建設乃至當代中國“科學觀”的重建與大眾普及工作建言獻策。

        循著這一邏輯思路,本書的后半部分將視野順理成章地轉向當代中國,簡明扼要地回顧了明末西學東漸四百余年來“科學觀”在中國社會中的衍變歷程、時代價值以及局限性,進而為解決當代中國“科學觀”的重建乃至新時代科研體制改革、社會主義文化建設等諸多問題,開展了有益的思考。最后,對自然辯證法學科建設的若干分歧、誤區進行了系統清理,對成熟的經驗與理論建構進行了概括與辨析,為學科的后續發展理清了思路,指明了方向。

        此外,散見于書中的洞見可謂比比皆是。比如作者將“從不同的側面堵塞了個人的主觀因素和社會因素污染科學知識內容的渠道”視為默頓科學規范的本質,而且精確定位其適用范圍為“自科學誕生以來全部科學技術活動中的那些基礎研究部分”。又如,在談到宗教與科學關系時認為“宗教利用科學已經做得很不錯了……相比之下,科學利用宗教則做得很不夠”,“鼓勵宗教人士宣傳科學”,作為“科普工作的一個新課題”,等等。

        盡管正如作者所言,“科學社會學要做的工作很多,路還很長”,但是通過這部著作我們有理由期待更多、更深入的科學社會學理論與經驗研究專著問世,為我們更好地建構科學與社會良性互動的和諧關系,推動當代中國的科技與社會進步貢獻一份力量。(張慶偉)

        《科技哲學視野下的科學社會學》, 人民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



        抢庄牛牛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