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4a949"></dd>

    1. <th id="4a949"><pre id="4a949"><dl id="4a949"></dl></pre></th>

      1. <em id="4a949"><acronym id="4a949"></acronym></em>
        <em id="4a949"></em>

        <button id="4a949"><acronym id="4a949"></acronym></button>
      2. <dd id="4a949"></dd>

        數字治理讓政府服務更“智慧”
        來源:人民郵電報 更新時間:2020-08-26

         

        平均每輛車等待時間約90分鐘,最長等候時間約4個半小時,高峰時段有408輛車滯留外圍……這是之前浙大一院和浙大二院周邊路段的擁堵情況,不過這樣的問題隨著杭州近期建成“城市大腦”系統得以解決。自6月20日起,浙大一院、浙大二院周邊現有排隊入院通道已逐步取消,恢復道路全部通行功能。這一重大改變,基于杭州“城市大腦”上城平臺·浙一浙二街區治理場景應用建設。

        如今,信息技術加速迭代,催生了數字世界,并與物理世界平行而生。面對這樣的世界,如何用“數字”實現社會的綜合治理,如何用“數字”服務百姓民生,成為擺在我們面前的重要課題。為此,我國提出“數字中國”戰略,“數字中國”將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數字化手段加以落實,實現物理世界人、事、物的信息數字化、智能化,用更科學、高效的治理手段和路徑形成創新社會治理、保障和改善民生、提升整個社會的運行效率的競爭力。

        數字治理助力政府高效服務

        隨著技術的不斷更迭和創新應用,數字治理大幅提升了政府決策科學化水平。北京、浙江、廣東、貴州等地通過探索運用大數據資源、技術和平臺,轉變政府運作模式和管理模式,構建“數據說話、數據決策”的新型政府。同時,數字治理優化了政府民生服務方式。浙江的“最多跑一次”、廣東的“粵省事”、江蘇的“不見面審批”等都讓老百姓切實體會到數字化帶來的便捷與高效。

        如前文所述,杭州建設的“城市大腦”已成為杭州實現城市治理現代化的重要支撐。以杭州公安系統為例,2019年打造的“城市大腦警務操作系統”,就是賦能城市數字治理的重要載體。在疫情防控中,從搭建指揮中樞到建設應用場景,從提供數據支撐到高效研判保障,聚焦“數得清、控得住”,利用系統實時動態掌握疫情防控關鍵點、社會風險突出點和復工復產關注點等情況,為政府精準決策提供科學參考。

        杭州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局副局長吳江宏表示,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杭州“城市大腦”建設從“治堵”到“治城”,從“單一場景的推廣”到“綜合區的實踐”,其所涵蓋的領域不再局限于各職能部門推出的應用場景,而是依托已接入覆蓋全市的共148個“數字駕駛艙”,為黨委政府科學決策提供更加實時、精準、全面的數據支撐,并實現機構內部、部門間和區域之間協同對接,為市民提供無縫隙公共服務。

        同樣走在數字經濟前沿的廣東深圳,近年來,加快推進數字政府體制機制改革,深圳成立市區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涌現出“秒批”“無感申辦”“一件事一次辦”等智慧政務新模式,既方便了企業和市民辦事,優化了營商環境,又促進了政府職能轉變。

        深圳市政務服務數據管理局副巡視員陳朝祥表示,為幫助企業解決復工復產中的實際困難,我們僅用5天時間就推出了“深i企—精準服務企業”平臺,其中包括“企業訴求響應”“惠企事項政策精準推送”“惠企事項一站式辦理”等功能模塊,實現了企業訴求“一鍵提”、政府部門“速反饋”、扶持政策“一站匯”、精準服務“更匹配”。

        數字治理轉型還需多方合力

        政府數字化轉型工作是一項跨部門、跨層級、跨區域的系統工程,具有涉及面廣、業務關聯性強、投資成本高、技術密集等特征,全由政府“自建自管”的做法不切實際,將面臨資金、技術、人才、安全等方面能力不足的諸多挑戰,并容易陷入投資分散低效、建設粗放無序的困局。這就需要政府擺脫部門利益,釋放更多的政策紅利,多和企業、社會團體交流合作,逐步形成統一高效的政府部門整體化協同效應,有序有力有效推動數字政府建設。

        政企合作已成為一種普遍的數字政府建設模式。各地積極探索政府作用與市場作用結合,在項目規劃、方案設計、基礎設施建設、業務應用開發等方面的作用日益凸顯,各地政府部門在選擇政企合作運作模式和管理手段時,基于自身實際,探索形成了多種實現方式。如廣東數字政府改革構建了“管運分離”的建設管理新體制,數字廣東網絡建設有限公司作為建設主體,負責需求對接、系統遷移、數據融合、建設維護以及標準制定等。

        政民互動也是一個有效的渠道,它是指數字政府作為一個開放的平臺,與民眾進行直接的互動和溝通,政府行政運行從條塊分割、封閉邁向開放、協同、合作,該過程有助于保障社會公眾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與監督權,也便于政府傾聽民意了解民生,改進政府與公眾的互動關系,提高政府的公信力。



        抢庄牛牛下载